跟拍56年的真人秀:原生家庭怎么决定我们的命运

2022年11月10日 by 没有评论

这套拍了56年的纪录片《人生七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即便平淡无奇的人生,再回首时也会惊心动魄。

它从56年前开始跟拍14个7岁的英国孩子,7年一次,直至今年他们63岁,其中有人已经离世。

片子的初衷其实是立场先行:想要验证“富人仍富,穷人愈穷”,以此批判英国社会的阶层固化。

所以,摄制组当时精心挑选了不同背景的孩子,包括4个女孩、10个男孩,其中,5个来自上流阶层,2个中产阶层,4个工人阶级,1个出身农村,2个来自孤儿院。

拍完第一部之后,他想把这个观察实验继续做下去,从第2部至今,他都担纲了导演,今年已是78岁。

布鲁斯:因为觉得教育事业有意义,牛津毕业后没有选择高薪工作,而是去普通学校教书。

查尔斯:反感精英教育。21岁后退出了拍摄,后来在新闻业工作,也为BBC拍过纪录片。

尼尔:青春期时患上精神疾病,从大学辍学,成为流浪汉。40岁后人生转折,当上了议会顾问和业余牧师。

皮特:在节目里批评政府被舆论攻击,因此退出了拍摄。56岁时,为了给乐队做宣传回归。公务员,也写小说。

苏:结婚又离婚,单身妈妈,与男友订婚20年但没再结婚。没读过大学,目前在大学做行政工作。

除了逆袭成功的尼克和大起大落的尼尔,其他12个孩子都没有离开自己出生时所在的阶层。

也能看到他们后来的性格、人生选择,都受到原生家庭深重的影响。无论是爱还是伤害。

“在某个时候,我注意到七岁的上层阶级孩子和更自然也更可爱的较低阶层的孩子相比就像个傻瓜。

但他们逐渐变得更有趣也更自信,并超过了那些社会地位不如他们的人。唾手可得。

“在整个项目的核心处,我们能看到人生最神秘的东西。我们是怎么成为今天这样子的?”

他梦想着长大后当一个宇航员,或者是巴士司机——这样就能告诉乘客一路上该看些什么。

那时的他透着理想主义者的天真烂漫。当女朋友问他为什么研究核能时,他回答说,他想要拯救世界。

他在谈话时从不直视导演,目光躲躲闪闪。他总是神经质般地晃来晃去,还会紧张地把一个词重复好多遍。

他一直受到精神疾病的折磨,总是突然地没有理由地感到沮丧、愤怒,这让他没办法继续学业,也没办法好好工作。

到42岁那次出场时,尼尔的人生转了一个大弯:他来到了伦敦——不是作为流浪汉,而是地方议会的顾问。

突然之间,尼尔就从浪费了好出身的loser,变成了励志典范,这让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他的家庭也破碎了。妻子跟他离了婚,最爱的儿子跟他关系不好,在所有事上都要和他对着干。

布鲁斯接受了上层社会的精英教育,去了牛津。但毕业后,他选择了去最普通的公立学校当老师。

中年得子之后,布鲁斯把家庭看得比什么都重。虽然有些胖,他还是会带着两个儿子玩各种运动。他觉得,这是爸爸该做的事,他不能缺席。

西蒙的教育程度不高,他21岁就结婚了,生了一大堆孩子。后来离婚又结婚,孩子也越来越多。

他一直非常努力地想要当一个好爸爸。为了方便接送孩子,他特意换了一个离学校近的工作。

后来的10多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130多个孩子在这里暂住过,有些孩子住了很多年。

这场冒险的回报是孩子们对西蒙的爱。他们离开之后,仍会时不时地打电话或回来看望西蒙。

对于放弃读书的托尼来说,赛马曾是他改变命运的机会。希望破灭后,他只能像父亲一样当个无足轻重的工人了。

那一集播出后,很多人说托尼“傻得可爱”。言外之意,就是没人相信他能实现这个目标。

在西班牙旅游时,他爱上了那里。于是,他贷了一大笔款,在西班牙买了一块地,准备盖些酒吧和商店,计划自己的下半生就在西班牙过了。

在托尼的故事里,很多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美好的希望一次次破灭,永远跨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63岁,导演艾普特78岁,他们的对话更像是难得可以倾诉心声的老友相逢。

56年的记录,如果说最终要得出一个结论的话,大概就是:人生并无标准答案,百态人生都值得一过。

“教育家和社科学者看着这些影片可能会感到绝望,因为一个人将来的生活过得怎样,其实早在七岁时就已都定下了,甚至在子宫中就已形成了……但无论多少年以后,观众仍能从这份独一无二的记录中看到人生之美和神秘。”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